初中版

我的部落

创意工坊游学公益心灵问答殿堂向导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游学公益 > 我的公益 > 9岁女孩开学迟到 一篇日记读哭全班人

9岁女孩开学迟到 一篇日记读哭全班人

发表于:2018-12-21 15:07      半抱琵琶

      万物皆有裂痕,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。 今年是“99公益日”的第四个年头,对他们的关注,企鹅号公益报道团从未停歇——他们是独居的老人、病重的孩子、为国奉献的军人、逆境中前行的人群……关注的目光汇聚一起,终将变成和煦的暖阳,照亮我们前面的路。

      “我就要上四年级了,可是,我的病复发了,爸爸妈妈又带我回到了医院,我在这里住了半年了,每天都会想学校,想同学们……可是,那天我偷听到医生告诉妈妈,如果不给我做移植,我可能会死,我很害怕,再也不能回学校了。”

      这本日记的主人,是9岁自贡女孩婷婷。

      5年前,婷婷被查出患有白血病,2年治疗、3年停药,直到今年2月复发。

      同学们都已背上书包走进学校,躺在病房里的婷婷,写下了“我想回学校”愿望。

      “苏华莉、朱佳语、陈雨欣…今年我没去上学,我很想她们,不知道她们想我没有。” 久居病房的单调枯燥,让她对小伙伴的思念愈加强烈。

      大病归来,她考了第一名

      2013年,婷婷被查出白血病,经过2年治疗,她的病情得到控制。停药后,她像其他小朋友一样,背着书包走进校园。

      “她就是特别喜欢学校,听话,爱学习,回去第一学期就考了第一名。”婷婷妈说,但劫后余生的平淡日子,只持续了3年。

      2018年2月,春节前,婷婷的白血病复发了。

      一家人简单快乐的日子从此结束。和妈妈一起,婷婷再次来到成都,为生命而战。

      婷婷岁数不大,却已是久经病魔考验的“老病号”。来到熟悉的病房、重复过去的生活,相比其他孩子,她有着一种和年龄不相符的从容。

      爸爸在老家挣钱,妈妈在出租房做饭,护士姐姐恰好在忙,婷婷从病床上站起身来,自己换药——这个动作对她来说,已是驾轻就熟。

      此时,康复的小病友毛毛回院复查。他来到婷婷对面,半躺在椅子上,开始剥桔子。

      婷婷眼巴巴看着毛毛手上的桔子,咽了一口口水:“这个柑子好香哟!”

      “等你病好了我给你买。”毛毛说,“要吃好多都可以。”

      对婷婷来说,毛毛手中的桔子,就是无上的美味。照顾孩子们的社工小秦姐姐说:“白血病患儿抵抗力很差,不能吃生冷食物,尤其水果。”

      孩子们实在想吃,只能吃剥皮的水果,如苹果、梨、香蕉,而且要煮熟后才能吃。

      常人生活的简单滋味,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奢望。

      病床上的小课桌

      比起对病情的担心,婷婷更焦虑的是自己的学习。

      “她就怕在医院耽搁久了,回去赶不上同学的进度。”妈妈说。

      从家里到成都,从学校到病房,无论走到哪里,她都叮嘱妈妈,“把我的书包带上。”

      病床上的桌板,成了婷婷的小课桌。此时,它上面摆着一本三年级下册的数学课本,中间夹了一本写了又写的作业本。

      看着作业上的歪歪扭扭的红勾,我们问,“这是谁给你改的呀?”

      “她自己做自己改的——我只读过一年级,辅导不了她。” 婷婷妈说,”她说梦话都想回学校。”

      床头柜上,放着婷婷最宝贝的素描本,那是美国大叔罗布特送给她的。

      课余时间,她喜欢抱着素描本涂涂画画,从机器猫到向日葵、从海绵宝宝到小猪佩奇…

      在病房里,婷婷又度过了一个漫长的夏天。

      “前段时间,发现她情绪不太好。”婷婷的主治医生周晨燕,在查房时,无意间发现了她的日记本。

      “我们才明白,原来是快到开学的时间了。” 周晨燕说,“她想去上学”。

      周晨燕知道,按婷婷现在的身体状况,短时间内回学校是不可能的。

      “我们想让孩子高兴一点。”周晨燕说,经过多方打听,联系到一所学校,他们同意孩子去参加开学典礼,“满足她上课的愿望。”

      知道这个消息,婷婷果然情绪大变,“每天都是在期待中度过的。”

      但随后的一次波折,让婷婷“上学梦”差点成了泡影——一次化疗过后,她的血象全部“垮掉”,血象升不上去,免疫力低下,外出容易感染。“于是我委婉地给婷婷说,这次,咱们可能去不了。”

      “她嘴上没说反对,心里还是很失落的。”周晨燕感觉到了婷婷情绪的变化。

      “但她不服输,还在暗地里使劲。”周医生说,婷婷以前很怕打针,为了在开学前把身体养好,“她积极得很,非常配合治疗,主动要求医生给她打针。”

      开学前两天,婷婷的血象终于恢复正常。

      她很高兴,见人就地撩起袖子,骄傲地说:“看,我这几天打针,胳膊都打青了。”

      “我们最后还是决定,带她去上学。”

      迟到的第一课

      9月4日,开学第二天,包括婷婷在内的3名白血病患儿,走进了四川师范大学附属实验学校,与三年级五班的孩子一起上了堂“迟到的第一课”。

      和婷婷一起的,有已满8岁,但因为白血病,从未上过学的星星。为了这堂课,家住温江的星星6点就起床了,天不大亮就出发赶来。

      还有和婷婷一样,渴望回到学校的瑶瑶。

      瑶瑶和婷婷一样,化疗过后,身体状况很不稳定。出发前一天晚上,她主动要求抽血化验。化验结果表明,身体符合条件,她才得以成行。

      课前,婷婷当着全班同学,念了那篇作文《我想回学校》。

      《我想回学校》

      我上幼儿园时,我最爱的外婆去世了,接着我就病了。爸爸说,那是因为我太想念外婆。后来,医生说,我得的是白血病。让爸爸妈妈带我去成都,那里的叔叔阿姨才能救我。

      我说,我不想去成都,我还要去上学呢。爸爸说,等我病好了,就回去上学。我再成都医院一住就是两年,每天都在想学校,想上学。我给爸爸说,我好孤单啊!爸爸说,你在病房可以自己先学,以后回去上学了,就可以跟上同学们的课程。后来我病好了,就高高兴兴回家上学了,那是我最开心的一天!期末考试我考了第二名,爸爸妈妈说,他们为我感到骄傲,要我好好读书,以后还要读中学,读大学。

      读到三年级,我就要上四年级了,可是,我的病复发了,爸爸妈妈又带我回到了医院。我在这里住了半年了,每天都会想学校,想同学们。和我一起住院的小朋友,有的病好了,又回去上学了,我很羡慕他们。

      我非常想念我的老师同学们,心里好想好想回学校,想和他们一起,可是那天我偷听到医生告诉妈妈,如果不给我做移植,我可能会死,我很害怕,再也不能回学校了。

      晚上,我看见妈妈又哭了。我知道,这几年家里的钱都花光了,爸爸妈妈已经找不到钱就我的命了。我不忍心爸爸妈妈再为我受苦了。我只有一个心愿,我不想再医院里了,我想回家,我想回学校。

      同学们,我真的想和你们一起开心的上课,那是最期待的一天。(完)

      婷婷妈说:“因为念这篇日记,婷婷写了又改、改了又写,生怕出错。”

      从轻声细语,到慢慢哽咽,到放声大哭,念完最后一句“我想回学校”后,婷婷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扑在周医生怀里:

      “我想天天都来上学。”

      今天为了迎接三位特殊的“新同学”,三年级五班的同学都戴上了口罩。

      “我们不想让他们觉得自己特别。”听完婷婷的作文,许多同学都红了眼眶。

      班主任蔡老师说:“这是一堂意义特殊的课,不仅是满足小白们的心愿,也让孩子们学会了对生命的敬畏,什么是勇气,面对逆境,如何坚强地走下去。”

      关爱“小白” 橙盾在行动

      婷婷说,她想去上学。长大后,想当老师,也想当医生。“当医生的话,就当专门ju(打)针的医生,因为我每天都要被ju。”

      婷婷妈听完笑了,但笑容没持续多久。这半年,为救婷婷,家里已经用了将近20万。

      距婷婷预计的骨髓移植时间,只剩2个月了。面对30万的费用缺口,婷婷妈一筹莫展。

      作为移植本体的婷婷爸,医生叮嘱他要保证营养,但为省钱,“他还是舍不得多吃一口。”

      “像我们这样的家庭,真的太多了。”婷婷妈说,但既然做出了救孩子的决定,无论再大困难,他们也只有背水一战。

      如果你愿意帮助这些贫困白血病儿童,帮助他们走出困境,可以点击募捐链接:留住贫困小白的笑脸进行捐款,或者打开微信-钱包-腾讯公益,搜索“留住贫困小白的笑脸”,为“小白”们献出自己的一点爱心。

      关于“橙盾计划”:由腾讯大成网发起,旨在保护弱势儿童群体,维护其身心健康成长的长期公益项目。

      作为“橙盾计划”的一部分,“加油小白”项目由腾讯大成网、省人民医院儿童血液/肿瘤病房、成都仁怀社工中心通力合作,以帮助贫困或其他原因放弃、中断治疗的白血病患儿,为其募集治疗资金,为“小白”实现童年愿望。

      后续,我们期待爱心人士、机构的加入,带孩子们去看更大的世界,让他们的人生多彩难忘。

      “橙盾计划”腾讯大成网对接人:天奇(微信号:ltq890922)


x